康復者心聲

康復者Esther
戒毒旅程

我今年已經三十五歲。十六歲中五畢業後因朋輩影響和好奇心吸食了第一口的白粉,當時我很有自信,以為可以控制,隨時可以停止吸食,怎知不知不覺上了癮自己都不知道。
其實在這吸毒的日子,我失去的實在是無法計算,家庭、金錢、朋友、時間,總之數之不盡的影響。最慘的是原來是我一個人犯了罪,不只我一個人受苦呢!

我上癮後,其實都戒過很多次,用過好多好多方法,入醫院、上大陸、去旅行等..但最終也戒不掉。

我四次入獄,有八次犯案紀錄。每次入獄都承諾改過,每次都說不再吸食毒品。現在回想起,只不過當時自己看得戒毒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我只雖戒掉身癮就可以,誰知每次當我受到挫敗,感到寂寞或無助時很快便會又跌落這不能自拔的深淵裡。

我被毒品摧殘、捆綁致體無完膚的地步。我還記得就是在某一天,那一幕就是讓我醒覺的日子吧!當時我一個人靠著綜援金,租住深水埗的一個板間房的單位,那日我如常的買了毒品、針筒,用最快的速度注射在自己的身體上。打完後,身體舒服了,思想模糊了,在我模糊的記憶中我曾經和一個男人對話。但當我清醒過後,我發覺自己身上沒有穿一件衣服躺在床上,而床邊的櫃子上有一張一百元港幣,當時我知道我出買了自己的尊嚴,我問自己,我的價值只值一百元嗎?我估也估不到自己會淪落到這個地步,因為我一直吸毒以來我同自己講就算犯法我也不會出買自己的身體的。這是我底線。而這條底線的操控者是在那無情毒品手裡。

在我無助之際,一次偶然在街上遇到了一位已戒毒的朋友,他提我找了巴拿巴福音戒毒機構,他說只有這個神能夠幫倒我,就是這樣我就開始了我真正的戒毒旅程了。

在巴拿巴的戒毒過程中,其實機構已提供一個舒適的環境,但是在這刻無論在心靈或是身體內至外都不斷掙扎,甚至想再次放棄戒毒。不過很奇怪,每次我想放棄的時候,總會有同工、老師、姊妹們給我無限支持、無限關愛和鼓勵,也為我祈禱,因神的存在賜我力量,令我一次又一次重新振作起來。在這日子,巴拿巴機構教育我思維靈修,學習也多元化,不斷增值建立自信,鼓勵我將來重投社會,發揮個人在社會的功能。

今天我靠著神的力量,已經改過自新,懂得珍惜生命,也得了祕訣怎樣能夠活得豐盛。感謝主!